小保姆登堂入室,搶了老公還不夠......

分類: 相關資訊 發布時間:2019-03-16 04:32

?文 |魚格格??圖|花瓣網?

01

陳琳看看手機,晚上10點半,她拿著睡袍走出客廳,對沙發上的吳文說:“我今晚泡個藥浴,得一個小時,你要上廁所就抓緊噢?!?/p>

吳文正在看足球比賽,臉都不抬,說:“你泡吧,多泡一會?!?/p>

陳琳心里往下一沉,臉色變得蒼白,但她咬住嘴唇,什么也沒說,走進浴室。她把門呯地關上,把水籠頭開到最大,又悄無聲息地擰開一道門縫,偷偷往外看。

只見吳文迅速地從沙發上站起,快步走向客房,連門也不敲,擰開門把手就鉆了進去,然后把門嚴嚴關上。

就這么猴急嗎?陳琳心里一憤,眼淚馬上涌出來,她很想沖過去推開那門,來一場捉.奸在床。但她咬牙忍住。

她吸氣吐氣,強行讓自己平靜下來。她走到鏡子前,注視鏡中女人,完美的瓜子臉,白皙的皮膚,高挺的鼻梁,一張不大不小的嘴唇,就是缺了些血氣,顯得黯淡。一雙丹鳳眼此刻淚水汪汪,誰見誰憐。

她才三十六歲,不老也不丑,不說當年,就是現在,仰慕她的人也不少??蓞俏脑趺淳驮谒燮ぷ拥紫乱姰愃歼w了呢?

她承認,客房里的那個女人比她年輕水靈很多,她的身材略顯瘦削,那個女人則肉感十足,胸前的波濤洶涌讓她都忍不住多看兩眼。

現在吳文的手是不是已經在那兩座山峰上流連了呢?想到那不堪的畫面,她又氣又恨,胸口像堵了一塊大石,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,火辣辣的。

當初,她怎么就鬼迷心竅,把這樣一個尤.物請回家了呢?

那個女人叫林月,是她帶女兒小葡萄在院子里遛彎認識的,林月對小葡萄特別熱情,說來也奇怪,小葡萄正處于認生的月齡,見到林月卻一點也不怕生,伸手就讓林月抱。

陳琳因為身體不太好,婆婆在老家不方便過來,媽媽照顧她這段時間累得腰椎病犯,痛得下不了床,她正想找個保姆。林月聽說之后甚為驚喜,說自己大學剛畢業還沒找到工作,愿意到她家來當保姆。

兩人一拍即合,都解決了自己所需。誰知,吳文竟然和這上門當保姆的林月搞上了!

02

其實吳文第一次看見林月的時候,就兩眼發直,神色很不自然,當時陳琳一心全撲在小葡萄身上,忽略了吳文的變化。后來吳文經常拿眼睛經常往林月身上張望,她還是沒察覺。

直到那天晚上,她吃壞了肚子,半夜肚子痛醒,打開床頭燈,發現吳文的枕頭是空的。

她滿屋子找吳文,卻沒找到,等她回到臥室,聽見一聲門響,是從客房方向傳來的,她的心里一個咯噔。

吳文回來看見她坐在床上,嚇了一跳,問她怎么起來了。

她兩眼犀利,厲聲反問:“你去哪了?”

吳文支支吾吾,眼睛不敢與她對視,說:“上廁所?!?/p>

“撒謊,廁所沒人。你是不是去了林月房間?”她兩眼快要冒出火來。

吳文有些慌張,解釋道:“我去上廁所,聽見小葡萄哭,就過去看看。沒事了,她做惡夢?!?/p>

這個理由雖然有些蹩腳,但陳琳還是選擇相信,她怎么可能想象兩個人會敢在隔壁房間、當著小葡萄的面茍且?她只是交待:“以后晚上別單獨去林月房間,影響不好!記住了!”

吳文答應下來。

但沒想到,他還是再犯。陳琳泡在濕熱的水里,覺得渾身冰冷,那個會細心地為她磨破皮的腳后跟貼上創可貼的男人,那個在她剖腹產坐月子時候一勺勺喂她吃粥的男人,就這樣背叛她了嗎?

她不愿相信,也不甘心承認。也許……也許他只是去看小葡萄。

對,一定是這樣。只要把林月從家里趕出去,一切就都會恢復如常。

第二天吃早餐的時候,陳琳當著吳文的面對林月宣布:“林月,小葡萄這段時間得到你的照顧,謝謝了,她現在快一歲了,我身體也恢復得差不多,可以自己帶她了。你看今天你就收拾收拾,另外找工作吧。大學生老困在家里當保姆,不是個事?!?/p>

林月驚得張大嘴巴,一句話都說不出來,滿臉的恐慌。

吳文更是嚇得連筷子上的泡菜都掉了下來。

03

林月回過神來,慌亂地央求道:“琳琳姐,你別趕我走,我就想帶好小葡萄,哪都不想去。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對,你說出來,我可以改!”

吳文也跟著附和:“對啊,小琳你身體不好,眼看休假就要到期,還得回去上班,哪有時間和精力帶小葡萄呢?”

陳琳看著眼前二人一唱一和,心里難受得跟絞衣服似的,她定定神,斟酌著字眼說:“林月啊,我知道現在工作不好找,但你的日子還長,不能光圖眼下這點舒坦。哪怕先當個銷售員,以后也有發展空間??!”

林月怔怔地聽著,給小葡萄喂飯的手停在了半空。

陳琳見狀,趁熱打鐵道:“我們女人想過得好,還是得靠自己,別人都是靠不住的?!庇挚匆谎蹍俏?,“自己身上的本事,可不像青春的皮相,誰都拿不走。我們也要這樣教育小葡萄,你說對不對?”

吳文點頭稱是,也轉向林月,誠心誠意地說:“當保姆確實不是長久之計,你要是需要我幫忙,盡管開口,我幫你聯系一份收入不錯的工作?!?/p>

吳文在一家私人醫院當婦產科醫生,客戶大多是有錢老板,他們那些見不得光的“婦道之事”都經了吳文的手。他們承著吳文的情,愿意給他幫忙。

吳文態度誠懇,情真意切,雖然看似跟陳琳站一條戰線,陳琳卻覺得怎么聽怎么不是滋味,他動用自己的人脈去幫一個保姆,這到底是出于私心還是人情?就算林月出去找了工作,他們能斷嗎?

不管怎樣,陳琳也要先把林月從家里請出去,之后,她自然會想辦法把吳文綁在家里。

可是林月卻依然沉默,干脆轉過頭給小葡萄喂飯,細心地用毛巾擦去小葡萄嘴角的菜汁。

“林月,你不能用當保姆來逃避以后的問題!”陳琳有點著急。

林月卻反而坦然了,“我沒有逃避,我就是喜歡跟小葡萄呆在一起,其它的,不想那么多?!?/p>

陳琳心里那個惱火啊,明明是舍不得離開吳文,卻拿小葡萄當幌子,這個女人太可惡太狡猾!

她望向吳文,希望吳文站出來表態。

吳文卻唉口氣,無奈地看看二人,起身離開。

陳琳從吳文的眼神中隱隱感覺到,在吳文看來,林月的態度很重要,甚至連她都撼動不了。這一點讓她無比心寒,不過短短幾個月,她已經不是他心中擺在第一位的那個人。

她必須趕林月走,把林月從這個家、從吳文心里趕出去。

04

陳琳去找閨蜜聊天,打聽各家對付小.三的辦法,閨蜜給她出主意,說打蛇打三寸,如果能讓小.三觸犯男人最不能觸碰的底線,小.三基本上也就沒戲了。男人的底線是什么?無非是給他戴綠帽、貪圖他的財產或者傷害他最親的人。

回家的路上,陳琳邊走路邊琢磨用哪一招式,走到小區花園時,聽到一聲熟悉的“媽媽”,她抬眼一看,只見小葡萄站在花叢旁邊,招著手說:“媽媽,媽媽,花花!花花!”

林月從長椅上站起來,笑瞇瞇地走過去抱住小葡萄,說:“寶貝,這叫月季花?!?/p>

小葡萄又沖長椅上的另一個人招手:“爸爸,爸爸,來,來!”

那個人也站起來走過去,笑著說:“小葡萄會認花花了,真厲害!”他不是別人,正是吳文!

陳琳當即氣得急血攻心,眼前陣陣發黑,差點沒站穩。她扶住旁邊一棵樹,大口喘氣。

光天化日之下,當著這么多鄰居街坊,渣男和小.三竟然都以夫妻相稱了!更讓她寒徹心扉的是,女兒小葡萄也背叛了自己!這個她生了三天三夜,最后大出血把子宮都摘了,拿命換來的女兒,竟然把小.三叫媽媽!

兩行火辣辣的眼淚從眼眶流出,她扶住樹桿的手在顫抖,指甲深深摳進樹皮之中,涂著紅色丹蔻的長指甲,生生折斷。

一個可怕的主意從她的腦海里升騰出來。

對,要給這對狗.男女致命一擊,讓他們狗咬狗一嘴毛。她冷冷一笑,擦掉臉上的淚水,扭頭離去。

當天晚上,吃飯的時候,小葡萄剩下半碗粥,怎么也不肯吃,林月還要想辦法喂,陳琳就說:“算了,專家說逼孩子吃飯會造成厭食,要是怕浪費,我來吃了吧?!闭f完就把那半碗粥喝了。

晚飯后,陳琳讓林月去洗碗,叫吳文和她一起帶小葡萄玩。三個人正堆著積木,陳琳突然捂住肚子皺緊眉頭,與此同時,小葡萄也開始嘔吐,一邊還弓著身子哭,顯然是肚子痛。

林月聞聲跑過來,嚇得手足無措。

吳文作為醫生的敏感,第一時間就懷疑是食物中毒,趕緊抱著小葡萄讓她吐,還叫陳琳用手摳喉嚨催吐,然后開車把她們送到醫院輸液補水。

當檢驗科的醫生說出:“可能是食物中毒”,問她們吃過什么時,吳文轉頭望向林月,眼神冰冷,臉色像凍僵的青蘿卜。

四格格驛站由四位貌美如花的女子坐鎮,她們是知名情感作家魚格格、商界精英寒格格、育人師者雪格格、古典才女顏格格。有趣有料有智慧,四格格用故事講干貨給你聽。

久久精品私人影院免费看